大家好這裡是季隍~歡迎入座~
灣家人 全職深坑爬不出來
主吃all葉,葉all
不過實際上吃什麼都可以啦^qqq^

关于

【叶黃】神様、僕の願いは 第三章

字数:3504

 

飞到医院顶楼的叶修坐在空椅上,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

 

「唉……该来的还是会来,所以少天那小子当时也在场吗?」叶修抓抓头,「看来他遇到我不是巧合,他还真的挺“好运”的。」

 

回想当时的情况,叶修还是很愧疚。虽然他是一名神,对于人类的性命不需太过牵挂,但那场意外是他造成的,那名少年原本是不会死的,却因为他,造成许多人的命线更动。

 

「在想什么?」一道好听的女声传进叶修耳里。

 

一般人是看不到叶修的,所以他原本可以不用理会,但因为这熟悉的嗓音,叶修讶异地回过头,颇熟悉的身影站在他身后。

 

「……沐橙?」

 

「嗨叶修,几年不见了。」苏沐橙笑笑,坐到叶修旁边。

 

叶修不敢相信,「妳……」

 

「你在惊讶我为什么找得到你吗?」苏沐橙拨了拨被风吹乱的头发,「毕竟家族里总有人能搜得到你的气息嘛,虽然消失几年了,但一出现还是找得到喔!」

 

叶修抿嘴,想要解释几年前消失的原因,「我没有逃跑……」但还未说完就被苏沐橙打断,「我知道,是被抓回去吧?毕竟这事影响到很多人,我不怪你的,但我好奇你怎么会突然出现?」

 

「这倒说来话长。」叶修苦笑,讲起当初遇到黄少天的过程。

 

「没想到少天也要上这所学校啊……所以你其实是在“未来”被救的?」苏沐橙厘清叶修目前的状况,询问道。

 

「是啊,他当初没上志愿大概就是为了此刻吧?他还带我见喻文州,我大概能猜出他第二愿望要许什么了。」

 

叶修会直盯着喻文州看,无非就是因为那张脸莫名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儿看过,直到喻文州对他说起那场车祸,原本就印象深刻的事件立即让他想起对方是谁。

 

「命运还真是奥妙的东西。」叶修感叹。

 

「事情还没结束呢,要感叹也太早了。」苏沐橙说着,「我记得你当时说要找谁是“凶手”对吧?」

 

「讲凶手太夸张了小丫头,应该说谁是异变者。」叶修揉揉苏沐橙的头,「依照刚才喻文州的讲法,他原本是要乖乖等红绿灯的,结果少天赶着要去看比赛,所以硬拉着他过马路,但少天跑太快先抛下他,结果红灯了,车子也来不及煞车,再来就是妳知道的事。」叶修稍微解释他刚听到的事实之一。

 

「我们那时并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人,也就是黄少天,所以……」苏沐橙看向叶修,对方给她一个点头作为答复。

 

「这样事情就说得通了。那现在该怎么办?」苏沐橙站起身问道。

 

「也只能静观其变了呗,少天他还有两个愿望还没许呢,我答应他完成愿望前要陪着他,刚好也能监视监视。」叶修笑着。

 

「那保持联络?」

 

「嗯,有事会再找妳。」

 

「那我就先走了,可以跟少天见面吧?」苏沐橙问。

 

「当然。」

 

苏沐橙挥挥手后便下楼,只剩叶修一人仍坐在位子上。

 

「唉,命运还真是奇妙的东西。」平静时辰,一阵叹息被风吹散。

 

 

 

 

「少天,文州。」苏沐橙敲敲门,顺道打声招呼。

 

「欸苏沐橙,妳怎么在这?」黄少天愣是讶异。

 

「来探病啊!文州,有好一点吗?」苏沐橙坐在另一端,把刚买来的花放在桌上。

 

「有,谢谢妳。」喻文州为花的事道谢,也没问对方怎么会突然来访。

 

「妳怎么知道这里的?除了国中那群兄弟们,我没跟其他人说队长住这间房这间医院啊?有吗?」黄少天回想,他确实没跟眼前这位妹子讲过。

 

「就是你那群兄弟们跟我说的啦,我来探病也有几次了,是吧?」最后的问句是对文州说的。

 

「少天,别大惊小怪的。」喻文州点点头,要黄少天冷静。

 

「队长你什么时候跟苏妹子这么要好的?也没跟我说她有来探病。」明明我们是朋友的说。黄少天的表情完美诠释这句。

 

「因为你没问。」喻文州看黄少天这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像在哄小孩般摸摸对方的头。

 

「好啦不打扰你们了,既然文州好很多,就先预祝早日出院啦!」苏沐橙整理一下仪容,然后离开。

 

「她到底是来干嘛的?说真的我跟她没很熟啊?」黄少天还在怀疑,喻文州已经起身,一副要走动的样子。

 

「欸队长你要出去走走吗?我陪你吧一个人不方便又孤单。」

 

「你跟着我,待会儿叶修找不到人怎么办?」

 

「不会啦叶修可是神呢!虽然被剥夺身份但力量总没消失啊!走吧走吧队长,你想去哪儿走走?」

 

他们来到医院的顶楼,有专门给病人坐着休息的椅子,黄少天在某处看见熟悉的身影。

 

「是叶修?那家伙居然跑来这里?」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对霸占其中一个位置的叶修说:「起来起来,队长要坐,一个神乖乖飘在空中不要占位。」

 

叶修难得没有回话,他真的乖乖让位给喻文州,自己则站在一旁。

 

「抱歉。」

 

甚至还向喻文州道歉。黄少天用力拉一下脸,会痛,看来这不是梦。

 

「叶修你吃错药了?好端端的突然跟队长道歉什么?你有做对不起他的事吗?」

 

「有。」叶修斩钉截铁地回,「你也有。」他面向黄少天说。

 

黄少天一脸狐疑样。关他什么毛线事?

 

「我来跟你们说说,关于喻文州会出车祸的原因。」

 

叶修望向天空,回忆那天的往事。

 

 

 

 

叶修是苏沐秋的管理神。

 

苏沐秋天生有阴阳眼。依据天庭规定,凡是能看到他们的人都必须有一名神负责监控他们,以免发生人类利用此特点来伤害他们。

 

于是,叶修被派来监控这位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少年。因为对方没有敌意,叶修也就没常待在苏沐秋身边,偶尔会跑回天庭。

 

事情就发生在那天。

 

国中生的黄少天跟喻文州要去看棒球比赛。他们俩是投捕关系,由于喻文州是棒球队队长,黄少天之后称呼喻文州都是用这个词。

 

因为时间要赶不上开场,又再过几秒就要等红绿灯,黄少天实在等不及,拉着喻文州就往前冲,但喻文州并不是擅跑型,黄少天跑没几步便放开他先跑到对面,就在喻文州还在斑马线上时,红灯了。

 

或许是驾驶分心没在看前方吧?明明喻文州还在跑,但车子已经发动引擎向前开,一旁等红绿灯的苏沐秋见状,立即奔出去要拉喻文州往前跑。

 

但就在此时,叶修突然挡在他面前,苏沐秋下意识要避开往后一步,在来不及把人推出去的情况下,苏沐秋抱住喻文州,被不长眼的驾驶给撞了。

 

叶修原本待在天庭,但因为无聊,所以打算下凡找苏沐秋玩,但不知为何搜寻不到苏沐秋的气息,他放强力量,却反被一股吸力吸走,等他回过神,就已经站在苏沐秋面前,看着对方连带被抱着的人被车撞。

 

一切都在那一瞬间发生。

 

男人的慌张,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哭声,倒在地上不动的人,模糊轮廓的人影,站在一旁目睹一切经过的国中生少年。

 

因异动,命运被更改,不该存在的事件活生生上演。

 

 

 

 

听完整个事件,两人一神沉默半会儿,由喻文州先开口:「所以说,当时那个救我的人,叫……」

 

黄少天猛然想起一件事,出声打断喻文州的话,「队长你听得到叶修说话?」

 

「嗯,刚刚才听得到。」一开始他也很诧异,但为了不打断叶修要讲的事,所以他先压下疑问。

 

「你们见过沐橙了吧。」叶修不是用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她刚刚有来,说是探病……」

 

「那就对了,她家是做这行的。虽然没办法看到,但能让一般人听到我的声音。」叶修解释。

 

「苏沐橙……」喻文州喃喃自语,「她跟苏沐秋……有什么关系吗?」

 

「还是文州小朋友比较敏锐,不错。就如同名字那样,他们是兄妹。」

 

「什么?但大家都在传她是独生女啊?」苏沐橙在高中是校花,跟她同校的黄少天多少都听过这人的传闻。

 

「谣言不可信,亏你还想上第一志愿。」被叶修这么嘲讽,黄少天顿时憋不出话。

 

安静几秒,黄少天吞吞吐吐地问,「所以,那个,我是那个什么……异变者吗?」

 

「是的,妥妥一枚异变者。」叶修严肃回答。

 

「那是什么鬼啊?为什么是我?我活那么多年就发生那次事件是怎样?」黄少天搞不清楚情况,一个个抛出问题。

 

「欸,你问我,我还得跑回天庭好好调查一番。我只能跟你说,我会跟你相遇并回到这个时空,就是因为那个事件的缘故。」

 

「我听少天说,你是从杯子里出来的。」喻文州从黄少天那听过他跟叶修的相遇。

 

「嗯,那时因为不知道有黄少天,我就以为这件事是我造成的,所以连忙跑去找沐橙赔罪,结果这事传到天庭那里,看我不顺眼的人以为我当场逃罪,就把我贬下天庭,但把我封在杯子里这我倒是不知道。」

 

黄少天想起刚刚苏沐橙临时来探访他们,「那刚才苏沐橙她……」

 

「嗯,她有先上来找我了。」叶修点点头。

 

「什么啊,还说是来看队长的,分明是来看仇人的吧……」黄少天咕哝着。

 

「少天,」叶修喊,「沐橙她没有怪谁,这也包括你。」

黄少天心一揪,撇过头没说话。

 

「那少天会怎样?」担心朋友安危,喻文州问道。

 

「现在因为在帮少天实现愿望,照他的力量我想天庭的人还没察觉。但毕竟我已经恢复自由,比起他我更容易被发现,我想过没几个月他们就会追过来了吧。」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黄少天转头问。

 

「你可以许一个帮我的愿望啊。」叶修贼笑。

 

「我才不浪费愿望在你身上!对了,说到愿望,叶修,我要许第二个。」黄少天被闹了一阵,想起带叶修来这里的目的。

 

「我知道,治好文州对吧?」叶修一语道破。

喻文州睁大眼,「这种事……」

 

「办不办得到我们也不晓得,但试试总是行的。」叶修说。

 

「我也希望队长赶快好起来,大家都很想你。」

喻文州抿嘴,没说什么。

 

「那这愿望我就收下了。剩最后一个,干脆帮我一把如何?」

 

「滚!」黄少天给叶修一记白眼。

评论
热度(2)

© 夕日伽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