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季隍~歡迎入座~
灣家人 全職深坑爬不出來
主吃all葉,葉all
不過實際上吃什麼都可以啦^qqq^

关于

【叶黃】神様、僕の願いは 第二章

字数:2481

 

必须说少天跟文州只是朋友,只是朋友,只是朋友

我是想表达出他们身为朋友感情很好><

 

 

 

又经过半天,黄少天洗好澡,脑袋冷静许多。

 

思绪清楚后,他开始向叶修询问相关问题。

 

「叶修,关于中午你说的,把愿望变成功的机率提高。照你那说法,不就每个愿望都能实现了吗?都是百分百成功?」黄少天躺在床上,叶修仍维持小只的模样坐在书桌上。

 

「也不是。解释起来挺难的,不如我举例吧。譬如你希望某人可以出车祸……」

 

「你就不能举正常例子吗?」黄少天插嘴吐槽。

 

「只是个例子你何必计较?你向我许那人出车祸,而出车祸的最高机率是40%,一般实现机率是20%。也就是说,就算你向我许愿,也只是把20%升到40%,愿望还是不会实现。至于为何成功机率这么低,是因为出车祸跟死亡息息相关,会影响到许多人的命线。」叶修顿了顿,「反过来说,如果你是许棒冰抽中再来一支,那实现的机率就很高。如何知道那个机率,只有去执行后才知道。」

 

「那我进第一志愿的机率是多少?我原本可是很有自信能进那所学校的,结果居然没中,到底是哪里出问题啊?面试吗?还是分数?」

 

叶修扳着手指数道,「最高机率是80%,一般机率是60%,不过你很“幸运”抽中下下签,最低机率30%。」

 

「啥?那个最低机率又是什么毛线?我说你们这些神为什么要把东西搞这么复杂?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啊?」黄少天抱怨。听到最高机率是80%他还挺高兴的,一般机率是60%他就觉得一定是学校搞错他才没进,结果还跑出一个最低机率,什么鬼啊!

 

「有最高当然有最低啊!最低就是你很衰不该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动作那个角度去看榜单。」叶修耸耸肩,「不过也要感谢你没进那所学校,我才能被你救出,就当作是做善事积阴德吧?」

 

「靠!」黄少天只想表达这字。

 

翻身背对书桌,黄少天暂时不想看到会让他生气的小身影。

 

沉静许久,两人谁也没出声,黄少天耐不住性子又找话题跟叶修聊天。

 

「那个机率什么的能调整吗?」

 

「能啊。譬如你原本能买榨菜包的机率是80%,结果你半路被人抢劫,钱不够,机率就降成40%。这事很常有,主要看前因后果。」叶修解释。

 

「是喔……那为什么我的最低机率是30%?都那么有自信了,一般机率都60%了,最低50%不为过吧?」

 

「我说过,必须看前因后果。」叶修想了想,「我想是因为你遇到哥太幸运了,好运都被拿走,所以你才进不了吧?」

 

黄少天给对方白眼,「我靠要不要脸?看看现在这种情况,居然还要再考一次,根本浪费时间。」

 

「这你就不对了,你若顺利入校就遇不到我了。但你看看现在,不但有遇到我,学校还是考得进去,又能许三个愿望,一举多得,多好。」

 

「晚安。」黄少天已经不想跟叶修说话了,他怎么会笨到找对方聊天呢?

 

「呵呵,晚安。」叶修打个响指熄灯。

 

 

 

 

黄少天一早就带着睡眼惺忪的叶修,嚷嚷说要去医院探病。

 

「昨天太震惊了结果下午忘记去看队长。等等别露馅啊!队长很会察言观色的。你就安静当个人偶不要说话懂吗?叶修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黄少天边说边走到市立一家医院。

 

不是昨天而是未来几个月吧?叶修内心吐槽,无奈他实在太困,懒得说话。

 

「少天你来了?快考试了不是吗?」柜台服务人员跟黄少天说几句寒暄。

 

「还没啦还有几个月。阿姨妳今天换新发型啊?很适合妳喔!我先去找人了。」

 

黄少天一路跟几个护士寒暄,然后坐上电梯,到达五楼后走到其中一间病房。

 

「记住我说的,不要有任何动作,不要出声。」黄少天一再吩咐,叶修频频点头。他不知对方是在打瞌睡,压下门把向里头的人打招呼。

 

「队长,我来看你了。」

 

「少天,你怎么来了?」喻文州讶异,他正在看艰涩的书。黄少天一凑去看,皱眉往后,顺便坐下。

 

「哪国文字长得歪七扭八的。队长你别那样看我啊,我有好好看书的!」黄少天慌张解释,「我跟你说,我梦到我没上第一志愿,那叫一个哀怨。」

 

喻文州笑笑,「那你还不快回去读书,在这里做什么?我没虚弱到要让你每天来探病啊!」

 

「我是自己想来的,队长别嫌弃我啊!只有来这里的时候才能放松,别再给我压力了。」

 

在黄少天肩上打盹的叶修听着两人的对话,听着听着也就醒了,然后他抬头看到喻文州,身子明显变得僵硬。

 

黄少天当然察觉到肩上的动静,但他在跟喻文州讲话啊!对方很容易看出他在想什么,要是眼神飘移的话,叶修的身分就会曝光,到时候……

 

到时候……会怎样?

 

黄少天一边跟喻文州讲话一边在脑袋思考,让对方知道叶修的存在似乎不是坏事?叶修也没说不能跟谁讲他的事,毕竟看得到他的人只有少数几个。

 

一心二用到一半,黄少天看到叶修飞到喻文州前面,由于喻文州是看着他,所以叶修刚好挡在两人中间。

 

这要我怎么讲话啊!叶修你妹的干什么我不是说不要有任何动作吗?你现在停在中间我看不到队长啊我会分心的!

 

「少天,你似乎心不在焉,怎么了?」喻文州问着,「你干嘛做斗鸡眼?」

 

「呃……」没三两下就被发现,黄少天盯着罪魁祸首,但叶修只是面向喻文州,没有其他动作。

 

「唉……队长我跟你说件事。」黄少天换个位子,任由叶修维持在那个地方。

 

黄少天从他在未来去看榜单的那天开始说起,喻文州静静地听没有打断,表情也没显露什么异样的情绪。

 

直到叶修突然变回真身大小,黄少天吓了一跳,中断讲解。

 

「怎么?」喻文州问。

 

「叶修他突然变回原形。队长我必须说,他一直盯着你,你都没感觉到视线吗?」喻文州摇摇头。

 

「是我长得像他哪位朋友吗?少天你不如问问他。」

 

黄少天瞪向叶修,「欸叶修你干什么一直盯着我们队长看,有什么问题吗?」

 

叶修没马上回答,他像是思考一会儿,然后提问:「喻文州……为什么会住院?」

 

「……蛤?」大概没想到对方会问这问题,黄少天愣了几秒。

 

「他说什么?」没办法看到叶修自然也无法听到他说话,喻文州向黄少天询问。

 

「他问队长住院的原因。为啥要问这奇怪的问题啊?」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要他坐下,然后他朝刚刚黄少天看的方向,对“叶修”说:「我已经住院很多年了,自从发生那场车祸后……」

 

虽然喻文州看不到,但在黄少天眼中,在自家队长说车祸二字时,叶修表情明显变了。

 

黄少天抬手要喻文州暂停,他抓住叶修的肩膀:「叶修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队长车祸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黄少天还没问完,叶修挣脱对方,然后闹脾气消失了。

 

「现在是?」

 

「叶修他跑了。」黄少天如实回答。

 

虽然两人都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但他们也放任他消失。反正黄少天确信对方还会再回来,毕竟他还有两个愿望还没许呢!


评论
热度(9)

© 夕日伽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