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季隍~歡迎入座~
灣家人 全職深坑爬不出來
主吃all葉,葉all
不過實際上吃什麼都可以啦^qqq^

关于

【傘修】讓夏日的秘密沉眠於此 第九章

虽然我一直没说,但这篇其实是BE><

有虐,先准备好卫生纸

这次有点长因为想一次结束比较有感觉【【不需要

 

 

「苏沐秋,喂!听得到我说话吗?苏沐秋!」轻拍尚未睁眼之人的脸,叶修喊道。

 

「唔……」苏沐秋紧闭的唇发出呻吟,似乎是不再那么疼痛,他缓缓张开眼,看见叶修慌张的表情。

 

「你……那是什么脸啊……」然而开口第一句却是这样的话。

 

「沐橙都被你吓坏了,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见对方终于清醒,叶修再次跌坐在旁,呼一口气。

 

「嗯……?」观看四周,苏沐秋发现自己被带到那座只有一棵树陪衬的小山丘上。

 

「我怎么在这里?你说吓坏沐橙又是怎么回事?」一下子太多讯息,苏沐秋觉得头有点痛。

 

叶修把早上发生的事大致叙述一遍,听完叶修的猜测,两人同时看向光球。

 

「所以果然有问题?」苏沐秋感到疑惑,因为他很肯定没有添加太多力量,但若不是,又很难解释他刚发生的一切。

 

「去看看吧。」

 

走到光球前蹲下,强制打开光球的屏蔽,让两人可以瞧见里面的变化。

 

「……!」

 

里面的世界是夜晚,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清楚看见,火势、海浪,以及飓风,正在侵蚀整个空间。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叶修在内心反复质问,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答案。

 

猎鹰不再翱翔,鲜花不再绽放,世界不再有歌声、笑声、打闹声,仅剩下鬼哭神嚎。

 

「叶修,我想我们忽略了一件事。」

 

苏沐秋突来的话语让叶修愣了一下,他转头看向平淡说话的恋人,但对方却没在看他。

 

「我们一直小心翼翼地在堤防,不要给太多或太少,为求的是不踏上先人的后尘。」顿了顿,苏沐秋继续说:「我们所防备的,是可能性,却忘了除了可能性,还有另一个相同的性质同时存在。」

 

叶修还在消化刚才的内容,苏沐秋便转头,让叶修看到他现在的状况。

 

他的右脸和右手背出现一块黑色,不是像腐烂或瘀青那样,就是一片黑,却黑得让叶修心里咯登一声。

 

叶修想起,当时的神就是眼睁睁看着祂的爱人化作灰烬。

 

「苏沐秋!」叶修紧抓着恋人的左手臂,不敢相信这种荒谬的事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看来,是逃不过呢。」当事人却笑了,笑得很平淡,笑得似乎脸跟手上的黑都只不过是颜料而已。

 

「你还笑得出来!」叶修发现自己声音哑了,参杂着哭腔。

 

「叶修,听我说。」握住叶修抓在左手臂的手,苏沐秋认真地看他。

 

但叶修不领情,他只想相信眼前只是一个假象,是苏沐秋在骗他,其实今天是那个可以骗人的节日,「我不听!我才不要听!」

 

苏沐秋叹口气,身子往前抱住无理取闹的恋人。

 

「认真听,那个故事本身是个神话,也是“告知”。」怀中的人不再骚动,苏沐秋说出他得到的想法:「留下的旗帜是那名神对爱人的思念,同时也是诅咒,对当时的新世界,也就是我们现在存于的这个世界的诅咒。祂虽然没有破坏,但憎意不可能削减,恨意注入在白旗上,而祂没有察觉到就这样离开尘世。」

 

拉开叶修,苏沐秋让他直视自己。

 

「百姓没办法制衡创造神强大的力量,我们也是,我们未来的命运被白旗上的诅咒扭曲,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苏沐秋抬起手肘以下完全变成黑色的右手,道出结论:「我们所忽略的,是必然性。」

 

纵使当时的祂没有亲手摧毁,但祂留下原本用意是要思念的白旗却替祂进行破坏,用相同的方式夺取性命。

 

「怎么可能……」看着黑色已蔓延至苏沐秋整个右手臂,叶修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不论是过去神话的真相,或是现在苏沐秋即将消逝。

 

左手从口袋拿出一条圆形坠炼,苏沐秋将其放在叶修双手中,而他说出的一句话让叶修霎时清醒。

 

苏沐秋终究是没能掩藏好他的情绪,字句带着哭音说:「我也很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顿时,他的右手臂崩裂,连同衣物都化为灰,黑色已爬上苏沐秋的颈部,不知何时左脚大腿以下也都不见,黑色如同毒素般开始扩散他全身。

 

「不!」叶修急了,他不假思索地倾出只恢复不到七成的力量,为的只是希望黑色不要再侵害他的恋人。

 

「不要这样,你这么做只是在伤害你自己!」再次抱住叶修,苏沐秋大喊。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们!」泪水沾满叶修整张脸,他紧紧回抱,深怕对方就这样离开他。

 

同样也不甘事态为何会进行至如此,但苏沐秋仍执意要将他未交代完的事通通说出──因为他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保持这样互相拥抱的姿势,苏沐秋在叶修耳边细语:「回去后……帮我跟沐橙说声对不起,哥哥……没办法陪她一起走将来的路。也替我向叶秋说声谢谢,谢谢他这些时日的照顾,未来也要麻烦他了,最后……」苏沐秋拉离怀中的人,已然全黑但仍有形体的左手触摸对方满是泪水的脸,「叶修。」

 

被呼唤名字的人直视着恋人,就是怕听漏一字一句。

 

露出宠溺却带悲伤的笑容,苏沐秋说:「叶修,我爱你。」随后在恋人额上落下一吻。

 

与此同时,苏沐秋的左手也整个消散,不复存在。

 

「苏……」叶修正想回应,嘴却轻轻被另一个覆盖,将欲要说的话堵住,这使得他脑袋一片空白。

 

拉开距离,苏沐秋给叶修一个微笑,这次不再参杂悲伤。

 

叶修胸口一紧,把刚刚未说出的话毫不留恋地抛出:「苏沐秋,我……」

 

然而未等他说完,黑色便爬遍苏沐秋全身,最终在叶修面前,化作灰烬。

 

他甚至还没把最重要的那几个字说给他的恋人听。

 

 

───苏沐秋,我也爱你。

 

 

然而对方再也听不到了。

 

光球内的灾祸仍持续着,而覆盖其表面的外壳映照出它的创世神働哭的模样。


评论(2)
热度(21)

© 夕日伽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