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季隍~歡迎入座~
灣家人 全職深坑爬不出來
主吃all葉,葉all
不過實際上吃什麼都可以啦^qqq^

关于

【傘修】讓夏日的秘密沉眠於此 第三章

当草原被染成金色,土的香味随风而来,在隐山的是银白色的旗帜。

 

 

前面可能是指从原野(草原)变成种植地(金色稻穗)的过程,扩大范围来看意指世界的演进,至于后面那句……

 

「这貌似在哪里看过?」苏沐秋觉得这句话莫名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有接触过。

 

叶秋点点头,「之前有在故事书上有写过,但那本书后来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叶修身子瞬间僵硬。

 

眼尖的苏沐秋见叶修心虚地眼神漂移,他直喊:「叶修,你是不是知道那本书后来怎样了?或者我应该说,被你怎样了?」

 

「我说苏沐秋啊,你可以不要用那么暧昧的字词吗?我只是把它拿去垫泡面而已。」

 

「……你把它拿去垫泡面?」结果惊讶的反而是叶秋。

 

「对啊,因为临时找不到东西,刚好那本书在附近就顺手放了。」

 

「……」叶秋面色一暗。

 

「那后来呢?你只是把它拿去垫,之后……?」感觉到叶秋身旁冒出黑气,苏沐秋小心翼翼地询问书的下落。

 

「呃嗯,你知道就算是神也有犯错的时候,那时要吃面结果因为太烫不小心打翻,然后都洒在那本书上,我放干它后整本烂烂的不能翻也不能看,索性就拿去丢了。」

 

「……你把它拿去丢了?」叶秋像是再确认一次地问道。

 

「对啊!」叶修面色不改地应答。

 

「……混账哥哥……那是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啊!我拗了很久才拿到的!」

 

「啪」地一声,一个纸团狠狠地砸在叶修脸上,响亮的连苏沐秋都搓了搓自己的脸颊,觉得有点痛。

 

暗暗在内心决定把家里所有的泡面都拿去销毁,叶秋决定暂时不要跟他的混账哥哥说话,「不要管他了……那个故事我还有一点印象,白旗意指初代的神,所以后面那句的意思是……」

 

「我或者是苏沐秋其中一个是初代神的转世?」揉了揉被纸团打到骴牙裂嘴的脸,叶修推测出他的想法。

 

「我是这么想的。」给叶修一记白眼,叶秋没好气地说:「但初代神有两位,白旗代表谁这个一直没一个固定的说法,只能先推断你们两个或其中一个是祂们的转世。」叶秋顿了顿,「接下来是……」

 

 

燃烧着被映红的雨泪,朝露仍在闪烁,稻穗仍在随风摇曳,白旗终究要回归。

 

 

苏沐秋看到这段不仅皱眉,「这不就是在讲初代神的故事吗?」已经想起看过的神话,苏沐秋记得这段就是故事的缩影。

 

「你还记得那个故事吗?我只记得大概而已。」叶秋双眼一亮,用眼神示意对方说下去。

 

「嗯……让我想想……」苏沐秋开始回想内容,把他所知道的全讲出来。

 

 

۞

 

 

这是流传在初始世界、也就是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的故事。

 

相传一开始就有两个神,没有人知道祂们的名字与身份,以及如何诞生在一无所有的空白空间,只清楚祂们是一对恋人。

 

祂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控制一切,除了彼此。

 

日复一日,祂们开始厌倦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决定以自有的能力创造出祂们心中描绘的世界。

 

于是,祂们打造出现在所有神居住的地方,并制订规律、牵引命运及约束轮回来巩固世界的运行。

 

六天过去,第七天降临,祂们巡视世界的状态,最后离开找了个静谧的空间休憩,凭空创造对祂们来说不是难事,却会消耗祂们大半的体力和力量。

 

在共眠的同时世界仍运转着,优秀的能力会造出优秀的事物,万物的成型快速发展。然而,当原野变成田地,田地化为干戈后,土地上的生物为了生存,开始扼杀各种生命。

 

新世界的闇面迅速成长,而这一切皆反应在祂们之一的身体上。

 

还没恢复好的伴侣被闇面缠身,最终不敌导致身体开始崩坏。

 

当恋人在眼前化为灰烬后,另一名神抛下那个让祂失望的尘世离开空间,行踪下落不明。

 

世界当时下起鲜红的雨,似是那名离去的神的血泪,被沾染的万物仍继续他们的生活,一切照常运行,但控管的神已经弃他们而去。

 

唯一留下的是银白色的旗帜。

 

至今无人知晓,那究竟是消亡的神所变,亦或是另一名为了祂所挚爱的伴侣,给予世间最后的事物。

 


评论
热度(16)

© 夕日伽藍 | Powered by LOFTER